2019年7月17日 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>>热点专题>>寻找最美家庭

艰辛守护到白头 吃尽苦头终不悔

余兰梅悉心照料重病丈夫30年

发布时间:2016-04-22 11:33

余兰梅

余兰梅-2

一声丈夫,一生相守,余兰梅,一个普通的土家女人,用30余年的实际行动诠释着爱情的真谛。
  30多年前,这位拥有高中学历的女人,却因为遵从"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",嫁给了一个病歪歪的男子,也就是她现在的丈夫。婚后不到两年,丈夫的病情发展到生活不能自理,两个年龄只相差一岁的女儿,也降生在她最痛苦艰难的时间。但她最终还是咬着牙挺了过来!
  30年,这名"女汉子"将丈夫背进背出,照顾丈夫的生活起居,独自一人撑起这个贫困的家庭。
  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让她走上"不归路"
  余兰梅出生于原恩施市龙马乡,高中毕业的她在那个年代也算是村里的知识分子,便在村里的村委会工作。
  22岁时,遵从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她嫁到了恩施市屯堡乡大树垭村的山顶上,男方是一位退伍士兵,名叫谭兴寿。退伍后,他的手、脚关节开始红肿,背部脊椎开始疼痛,病情严重。
  在那个年代,男女结婚之前基本上没有接触,以至于余兰梅在举办婚礼仪式之前,对丈夫的病情一无所知,只是听媒婆的介绍,而谭兴寿一家也没敢将他的真实情况告诉余兰梅。
  婚后,余兰梅才慢慢从别人口中得知丈夫的身体状况。结婚后才几个月,正是春耕时节,谭兴寿的病情恶化,从开始的手脚指关节疼痛,到关节红肿、溃烂,最后到无法行走,生活都不能自理,更别说下地干农活了。
  婆家的兄弟姐妹多,公婆、兄妹都无暇顾及他们,别人都已经开始忙着春耕,余兰梅家的田里还是野草丛生,而这时余兰梅又有了几个月的身孕。没有其他的选择,余兰梅拖着怀孕的身子,每天像村里的汉子一样,自己用牛耕田、插秧,独自耕种家里的五六亩地。
  为了女儿,她最终选择留下
  看不到尽头的艰难生活,让她曾想要一走了之,凭借着自己的学识,她完全可以出去打工,肯定比现在过得好。
  每当她一有这样的念头的时候,女儿的一声"妈妈"又总会让她动摇,就连上街其他小孩叫妈妈,余兰梅的心都会觉得疼,她实在忍不下心抛下两个乖巧的女儿。
  由于大树垭村的地势大都很陡峭,余兰梅的家又是在山顶上,两个孩子的哭声很远都能听得到。每次她上街回家,半路上听到女儿饿了的哭声,汗水和泪水就会混作一团。两个可爱的女儿让她挪动追求幸福的脚步变得艰难,要离开这里追求新生活的念头也就这样搁置下了。
  每天,天刚朦朦亮,余兰梅就要起床,趁着孩子们还睡着,她可以下地干活。一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她就赶回家,给两个孩子穿衣、洗脸,给她们做早饭,喂她们吃完。把孩子们忙完后,余兰梅还要照顾床上动弹不得的丈夫,将他背到桌边,帮他洗脸,扶他上卫生间,把饭和菜端到丈夫手里,吃完饭又要将他背回到床上,还得在床头边给他准备好开水。一切准备好后,余兰梅又要开始忙地里的农活。
  多少次,村民们都看到余兰梅用撮箕挑着两个女儿到地里挖红薯,回来的时候担子一边是两个孩子,一边是满满的红薯,这成了当地一道特殊的风景。一天下来,余兰梅根本没有停歇的时间:做饭、照顾丈夫和孩子吃饭,继续回田间忙活……有时候忙到很晚才回家,田间劳累了一天,天黑回家还得照顾牲口。
  等到两个女儿上小学了,原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,但事实上生活并没有变得轻松。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也让余兰梅犯了愁,为了女儿可以念书,她想尽了各种办法。
  从余兰梅家到屯堡街上步行要3个小时,回来都是上坡,要4个小时。余兰梅清早起来,背着三四十斤玉米、红薯、土豆、稻谷到屯堡集镇上,卖了换成孩子们的学费。余兰梅说,她这辈子都对两个女儿有亏欠,只让她们读完小学就辍学了,也没钱学手艺。"这些经历无法用语言形容。"余兰梅说,为了把孩子们拉扯大,照顾残疾的丈夫,余兰梅吃尽了苦头,受了太多岐视。为了两个女儿的20元生活费,余兰梅曾借了4户人家才凑齐,为了5毛钱的零花钱也曾找几家邻居才借到。
  采访中,说着这些事,余兰梅忍不住失声痛哭,而她的丈夫谭兴寿也在一旁低头流泪。
  照顾丈夫,30年坚守这个家
  "要是我走了,谁来照顾他?"直到现在,余兰梅依然没有放弃给丈夫治病。只要听到周围人说哪里有个"神医",余兰梅都会放下手头的活儿,不管多远都会请医生来家里给丈夫治病。
  丈夫的病情时好时坏,几度在生死边缘挣扎。一次医生给丈夫打点滴,刚打到一半,丈夫突然脸色发白,呼吸困难,医生也吓得脸发白。余兰梅赶紧弄了一点糖水,用勺子喂到丈夫嘴里,这才慢慢缓了过来。
  为了给丈夫治病,余兰梅把家里的鸡、鸡蛋都换成了医药费。后来,家里栽了茶叶,余兰梅白天田里摘茶,晚上自己加工,第二天走3个小时的山路到屯堡集镇,再坐车到恩施城区卖。
  看着别人家的油茶地修理得整整齐齐的,自己家里的油茶无人打理,好强的余兰梅借了茶剪,自己上阵,茶剪很重,还要不断地一张一合,等剪掉茶树枝回到家,双手痛得吃饭夹菜都成问题。
  2010年,余兰梅的女儿们都各自有了家,看着女儿们有了着落,她也放心了不少。女儿嫁人后,家里只剩下余兰梅夫妻二人,她依然每天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。
  前两年,经村民选举,余兰梅成为村委会成员,负责计生和妇代会工作,每个月1300块钱工资。村委会在大树垭村的半山腰,到余兰梅家的路程要两三个小时,距离远,而且都是陡坡,每次回家都很晚了。
  今年,余兰梅的两个女儿心疼母亲,凑了几千块钱给她买了一辆小三轮车,她回家的路才不再那么辛苦。
  丈夫的病情日渐恶化,全身关节红肿,多处溃烂,余兰梅先后带着丈夫到恩施多家医院治疗,也问了不少中医,但到目前为止仍不知道是什么病。受经济条件的限制,余兰梅没有条件带丈夫去外面的医院治疗。她希望有了解此种病情的医生能给他们一个治疗方案,让丈夫晚年过得好点。
  村民们都说,在别人面前,余兰梅总是笑脸相迎,从不将生活的艰辛表露出来,包括自己的丈夫在内。有的时候真的太苦太累了,就悄悄地躲起来,哭上一会儿,然后抹干眼泪,继续生活。"没有她,我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。"说起妻子30年的坚守,丈夫望着妻子笑了,脸上全是他对妻子的依恋。
  当问到为什么能够坚持这么多年无悔地照顾丈夫时,余兰梅总是笑着说:"我就是不忍心抛下他。"话虽说得轻松,红红的眼圈、满手的老茧、过早爬上脸上和额头的皱纹却早已说明了一切苦与累。